返回列表 发新话题
打印

歌曲翻译的文学属性和音乐属性

歌曲翻译的文学属性和音乐属性

  • 金黄色的云朵过夜了,在那悬崖的胸膛上过了一夜,它一清早急急忙忙启程,在蓝色天空愉快游戏,只有湖湿的痕迹留在老而皱裂的岩石上,于是他就孤独地站在那里,深思着,他在荒野中低声哭泣。 我在音乐会上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词时不禁有点纳闷:这样一首具有典雅风格的合唱曲,怎么会有如此松散拖沓、不讲韵律的歌词?翻开节目单,原来词作者竟是俄国大诗人莱蒙托夫。莱蒙托夫的诗素以意蕴隽永、格律严谨著称。而上述的歌词竟令人有“不成样子”之感,显然是歌曲译配者之过 了。 我们且看这样ー个生活场景:低矮的茅屋,溪流岸边ー片青草地,喝了点酒迷迷糊糊听见不知谁家的老头老太在用南方口音相互打趣。大儿子在溪流东边锄豆,二儿子在编织鸡笼,讨人喜欢的小儿子淘气地躺在溪头剥着莲蓬。 如果我们把上面这段拉杂琐碎的记叙文字称为“诗”的话,恐怕会遭到所有人嗤之以鼻了:不用说是“诗”,连称之为“散文”都太抬举它了! 然而,试以另ー种方式来表达上述的生活场景: 茅檐低小, 溪上青青草, 醉里吴音相媚好, 白发谁家翁媪。 大儿锄豆溪东, 中儿正织鸡笼, 最喜小儿亡赖, 溪头卧剥莲蓬。 这就是南宋大词人辛弃疾的一首《清平乐》。诗词,是语言的艺术;写诗词,要用艺术语言,即经过艺术处理的语言。辛弃疾用诗的语言、诗的韵律和诗的方式点石成金,化平庸为神奇,普普通通的农家乐趣在他的笔下顿时成为一幅清新明快、饶有情趣的民俗风情画。这里不仅包含有一般的信息,而且还有一种审美信息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
  • 可见,在诗歌的结构中,除了诗的意蕴之外,诗的语言和诗的韵律也具有同样不可或缺的地位。 试想,如果我们把辛弃疾的这首《清平乐》译成这样的词句:“迷迷糊糊听见不知谁家的老头老太在用南方口音相互打趣……”您能说这是忠实的翻译,还是佛首着粪,糟蹋原作? 诗歌的文学特性,对于诗的翻译者来说,是个无须赘言的ABC,他们在进入这ー领域之前,早已有了相当的学术准备。遗憾的是,在歌曲译配的领域里,这ー个ABC问题,远不是所有想进入这一领域的人都清楚地认识到的。上面提及的莱蒙托夫那首《金黄色的云朵过夜了》(原诗題为《悬岩》), 如果当作诗的译文去投稿的话,恐怕没有一家出版社、没有一份报刊会接受发表的,“言之无文,行之不远”,然而它却借着歌曲的光,不仅得以发表,而且“行之甚远”,堂而皇之在音乐会上被演唱。不幸的是,像这样缺乏文学性的歌曲译文不只一例。一篇译作产生的影响的大小,与译作翻译质量的髙低往往是不成正比例的。 人们对歌曲的感知要求,是希望在美的音乐中听到具有文学价值的语言,否则还不如听器乐曲更能ー饱耳福。 上面谈的是歌曲翻译忽略了文学属性的例子,下面举个翻译外国歌曲却不懂得音乐属性的例子。试看:西班牙歌曲 《鸽子》—
  • (下略) 这是一首以三连音和两个八分音符交替出现为音型的哈瓦涅拉舞曲,但配上这样的译词以后,哈瓦涅拉的节律特点不复存在了。而且乐句的气口与歌词的句逗凌乱错位,显然译配者对音乐的结构几乎ー无所知。 当然,像上面这样极端的译例毕竟不多,但是,不了解音乐的节律特点以致译配出破句,无视旋律走向以致译配出严重的“倒字”句——这类背离歌曲的音乐特性的例子却比比皆是。歌词的音乐属性主要体现在韵脚、节奏、声调等。

[ 本帖最后由 qiqee 于 2019-04-23  10:25 编辑 ]

搜索

TOP

返回列表